日方问南海谈判何时完成 驻英大使:跟你没关系

2016-08-04 17:42:32     来源:观察者网     编辑:    

7月25日,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就南海问题在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发表演讲。

  7月25日,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就南海问题在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发表演讲。

  据外交部网站报道,7月25日,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就南海问题在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发表演讲,并回答了听众提问。一名来自日本驻英使馆的人士提问“请明确说明完成‘南海行为准则’谈判的具体日期(COC)”,刘晓明答:我认为你没有资格提这个要求,因为日本并非COC谈判当事国。你要求中方设定结束谈判的日期,这很过分,而且充满了傲慢。COC谈判是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的谈判,日本却急着要定谈判结束日期,岂有此理?

  7月25日,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发表题为《浮云不遮望眼,正道总是沧桑》的主旨演讲后,回答了听众关于美国大选对中美关系的影响、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性质、南海断续线的法律地位、“南海行为准则”谈判、中国岛礁建设、南海资源开发、仲裁案对中国与邻国关系的影响、中日钓鱼岛争端、中国的大国地位等提问。

  答问实录如下:

  问:美国未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在南海问题上有重要影响。美国将举行总统选举,克林顿或特朗普当选总统将对中美关系和南海问题带来什么样的机遇或挑战?

  刘大使:现在做预测还为时尚早,但我们需要做好与他们两人之一打交道的准备。希拉里克林顿曾担任美国国务卿,多次访华。我们对特朗普了解不多,一些西方媒体报道称中国可能对特朗普担任总统感到担忧,但我并没有那种担心。我曾从事对美工作,经历过六次总统选举,对美国选举政治有一定了解。我们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关注他们当选后会做什么。我认为,不管谁担任美国总统,都要从美国的国家利益出发,重视中美关系,对这一点我是有信心的。中美关系涉及方方面面,双方可能有一些分歧,关系可能有一些起伏,但我相信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

  问:大使阁下,感谢你的演讲。你提到中国愿意就南海争议进行谈判,我想问中国是否能够澄清断续线的含义是什么?比如,中国是否对断续线内的一切拥有权利?中国在南海国际水域拥有的海洋权益是否源于断续线?这将有助于谈判进程。我还想问另外一个问题。仲裁庭裁决书提到了中国渔民在南海这个世界上渔业资源最丰富的渔场使用炸药捕鱼。中国将采取什么措施阻止类似情况发生?

  刘大使:首先,我想指出的是,中国一直主张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双边谈判解决与周边邻国的争议,这是中国的一贯政策,现在仍然如此。我们希望周边邻国与中国通过外交谈判找到双方都能满意的解决方案。

  关于断续线我想说明的是,中国的领土主权、海洋权益、历史性权利是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形成的,是基于中国对南海诸岛最早发现、命名、开发及有效管辖的历史事实,其中当然也包括中国渔民的捕鱼活动。因此,1948年中国政府公布断续线后,国际社会普遍予以承认,没有国家提出挑战。上世纪70年代,南海发现了丰富的油气资源,一些国家争先恐后地非法侵占南海中国岛礁,共侵占中国南沙群岛的42个岛礁。其中,越南侵占了29个,菲律宾侵占了8个,马来西亚侵占了5个。中国对这些岛礁拥有主权,它们是南沙群岛的一部分。如果你查阅一下历史记录,就会发现美国、法国、英国等国官方公开发行的地图上标注了断续线,表明他们对中国在这一区域主权的尊重。

  关于渔业问题,我们当然要有序地管理南海渔业活动。中国政府反对任何对渔业资源造成破坏的渔业活动,这也是中国与周边国家讨论如何共同维持良好渔业秩序的原因。当我们讨论这一问题时,我也想提醒你注意,一些周边国家的渔民在进行大量非法、破坏性的捕捞活动,因此这需要中国与周边国家共同努力,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

  问:大使阁下在刚才演讲中指出,由于主权问题不属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调整范围,仲裁庭裁决结果没有任何效力。在南海当前的紧张局势下,需要以国际法和平解决有关争议。中方将仲裁这一和平解决的方式排除在外。当你谈到大国与小国之间的双边谈判时,这某种程度上是否将重演19世纪“强权即真理”的逻辑?

  刘大使:所谓没有任何效力,是指仲裁庭所谓裁决结果对中国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没有任何影响。我已清楚表明这一点。如果你认为仲裁会对中国上述权益产生影响,那将是一种误判。这种事情永远不会发生。

  仲裁只是解决争端的辅助手段。《公约》规定,缔约国通过双边渠道解决争议应予以优先适用,只有穷尽双边渠道时才适用仲裁机制。仲裁庭的做法违反了这一规定,因此是非法的,中方不会接受。所以,我不能同意所谓仲裁庭是以国际法和平解决争议的说法。

  中菲之间早已达成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端的协议,但双方从未举行此类谈判,因为菲方认为他们得到了美国支持,能够通过仲裁得到利益,对于与中方谈判不感兴趣。仲裁庭违反了《公约》基本程序,尽管如此中方仍坚持通过双边谈判解决争议。今天(7月25日),中国与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盟十国外长共同发表了联合声明,承诺全面有效完整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重申由直接当事方通过对话协商和平解决争议的立场。但另一方面,菲律宾一些人仍对仲裁抱有幻想,相信所谓裁决会产生效力。我希望菲方尽早从这样的矛盾心态中走出来,越早越好。仲裁结果对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没有任何影响,对中国以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南海问题的既定方针没有任何影响。我相信,唯一、长久的解决方式是由直接当事国进行面对面的谈判,而不是将所谓裁决结果强加给一个主权国家。我相信,英国也希望与其他国家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争议,不会在谈判开始之前接受一个强制仲裁结果。主权国家有通过谈判寻找解决方式的权利,这就是我想表达的意思。

  关于你所说的大国小国关系问题,中国体量大一些,但中国始终主张大国小国一律平等。中国与14个邻国中的12个划定了边界,其中很多是小国,如尼泊尔、缅甸等。但我们通过和平、友好、平等的方式解决了困难的划界问题。中国是国际秩序和国际法的维护者,中方仍然希望与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国找到解决争议的方式,共同维护地区和平稳定。

  问:我对中国向南海岛礁派驻部队的做法持不同看法,但对中国应对南海问题的总体方式持积极态度。大使先生,你认为在无人生活的岛礁上修建飞机跑道,并安排成批的游客去参观,是否比仲裁庭的单边仲裁结果更值得人们关注?

  刘大使:中国对南海有关争议一直呼吁各方保持克制,但有关国家却变本加厉,在非法侵占的中国岛礁上修建军事设施。菲律宾和越南在非法占据的岛礁上修建跑道,西方媒体却刻意保持沉默,一些西方政客更是视而不见。中国对这些挑衅行径忍无可忍,不得不采取措施应对。中国的岛礁建设是在自己的土地上进行的,这一点我希望你注意。而有关国家背弃了与中国达成的共识,在非法侵占的岛礁上修建军事设施,并部署导弹、坦克、大炮,中国不得不加以应对。

  中国岛礁建设并未给地区带来损害。相反,中国修建的设施将在气象、海洋研究、环境保护等领域提供更好的服务。修建的灯塔也有助于南海的航运安全。每年大量船舶经过南海,当地的船东都十分赞同修建灯塔。今年初路透社做了一个调查,结果显示很多船东都十分感激中国提供的海上公共服务,认为修建灯塔及其它救援设施大大缩短了海上救援时间,并极大改善了海上运输环境。这都是中国正在努力做的事情。

  说到这,我建议你读一读今天刚刚发布的中国与东盟国家外交部长关于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联合声明。中国与东盟国家外长一致同意,有关各方保持克制,这体现了中国致力于地区和平与稳定的承诺。我手边就有这份声明,我现在就读其中一段,帮助你增进对地区局势的理解:

  “各方承诺保持自我克制,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和平与稳定的行动,包括不在现无人居住的岛、礁、滩、沙或其它自然构造上采取居住的行动,并以建设性的方式处理它们的分歧。”

  问:大使先生,你刚才谈到了中国利用南海海底资源的有关计划。外界认为中国有意开发这些资源。你能进一步解释有关开发计划并提供一些数据吗?

  刘大使:正如我提到的,中国在本地区享有合法的海洋权益。目前确有一些中国石油公司在南海进行海上勘探开发。当然,你会看到这些开发活动都在中方主权范围内。同时,中国也认识到在有些区域存在争议,愿意与有关国家搁置争议,开展对话并进行共同开发。

  事实上,中国与越南已经就海上共同开发达成协议。中国、越南、菲律宾也曾确立三方合作项目。在争议地区开发自然资源问题上,中国愿与有关国家进行讨论。

  问:我研究中国有很多年了,现在正在研究法律政策问题。我认为大使先生的演讲十分精彩。我的问题是,你认为某个未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国家,可以通过代理人、以十分蔑视的态度滥用国际法吗?

  刘大使:这当然不可以。

  问:非常感谢大使先生的演讲。我认为你已将中国政府的立场阐释得极其清楚,我们也对仲裁结果毫无法律效力这一事实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你已经解释了中国不接受仲裁结果的原因,阐述了中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介绍了中国提供的修建灯塔、油气开发等公共服务。但为什么很多中国邻国,如菲律宾、越南、日本等,均不认可中国上述政策?

  刘大使:当你提到不认可中国政策的邻国时,你用了“很多”这个词。我必须纠正你,因为这样的邻国并不多。

  事实上,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很好。俄罗斯作为最大的邻国,与中国关系十分友好。我曾常驻过的朝鲜,以及韩国、蒙古、巴基斯坦、印度、哈萨克斯坦、尼泊尔、孟加拉国、越南等也都与中国有非常好的关系。当然,中越关系比较复杂,两国之间曾发生过战争。但国家间关系有起有伏很正常,共同利益将双方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的确,有少数邻国不认可中国的政策,那是因为他们与中国存在海上争议。譬如日本,两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存有明显分歧。根据《开罗宣言》,钓鱼岛应归还中国。当年中日关系实现正常化的时候,中方不希望钓鱼岛问题影响两国关系正常发展,邓小平先生提出了搁置争议,他指出下一代比我们更聪明,一定会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法。中日建交40多年来,钓鱼岛问题没有大的起伏。但近年来,日本政府对钓鱼岛实施所谓“国有化”,一些右翼势力甚至提出通过“购岛”进行非法占领,正是由于日方动摇了中日两国在钓鱼岛问题上达成的共识,中方才不得不对日方挑衅行为做出回应。

  在南海问题上,中国一直是受害者,但中国始终认为国家不论大小,都应在平等基础上通过谈判寻求解决方案。中越之间已成功解决了部分领土争议,双方就北部湾划界问题达成了协议。中国与其他国家不一定照搬中越解决争议的模式,但只要有信心和耐心,就一定能够找到解决方法。

  现在南海还面临地缘政治问题。某个域外大国,一个比中国强大得多的国家,想利用南海问题为其所谓的“再平衡”战略服务。他们展示肌肉,显示存在,反而使问题更加复杂,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

  问:大使阁下,没有国家比中国更强大。你的演讲很有说服力,可以说是我听过的最有说服力的演讲。中方对仲裁案很愤怒,我认为中方有理由感到愤怒。但中方应该保持耐心,尽量避免发怒。

  我想了解中方在“势力范围”问题上的长期政策立场。未来20至30年,中国的政策立场会不会因南海仲裁案而改变?你谈到战后国际秩序,你认为太平洋哪些部分属于这一秩序?哪些部分属于中国的“势力范围”?中美俄三方有许多问题需要共同应对,应该加强合作,而不是就南海岛礁争吵。你如何展望中国“势力范围”的未来?

  刘大使:恕我直言,我认为你仍在用冷战思维评判形势。我在演讲中提及的战后国际秩序,指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而不是冷战期间的秩序,战后国际秩序的基本原则是由《联合国宪章》等所确定的。

  我不同意你关于“势力范围”的看法,中国对建立“势力范围”没有兴趣。你认为没有国家比中国更强大,这明显不符合事实。尽管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均GDP仅排在全球80多位,比英国落后,与美国差距更大。人均GDP直接关系到人民的生活水平,比经济总量更重要。

  我担任中国驻埃及大使之后,曾在甘肃省担任省长助理。你可能连甘肃省的名字都没听说过,那是中国最贫困的省份之一。当地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最基本的饮用水都非常匮乏,许多人依靠水窖蓄存雨水来满足基本生活需要。我去过甘肃许多这样的地方,这使我更好地了解国家贫困地区的情况,对我做好外交工作很有帮助。上海、天津、广州等大城市并非中国的全部,就如同伦敦不能代表英国一样。如果你访问英格兰北部地区或苏格兰地区,就会发现它们与伦敦存在不小差距。在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方面,中国仍面临巨大挑战。

  中国对挑战美国“领导地位”没有兴趣,也无意构筑所谓的“势力范围”。我们的目标是实现中国现代化,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使13亿中国人生活得更好,生活得更幸福。为什么我们如此看重南海这些岛礁?新中国成立前100多年,中国屡遭列强欺凌,被迫签订了不少不平等条约,大片土地被割让侵占。如今中国实现了国家独立,民族解放,中国人民看重自己的领土主权,别国的土地中国一寸不要,但中国的领土我们寸土不让。中国人常讲,寸土寸金。维护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已经成为中国人民的基因,中国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捍卫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

  问:我来自日本驻英使馆。因为你谈及了日本和“尖阁列岛”,所以我必须有所回应。首先,你提到了受害者问题。中国成为受害者的经历是七、八十年前的事,现在我们不是在讨论受害者,而是在讨论法治问题。中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公约》对通过仲裁解决争端有明确规定,中方理应接受。对于“尖阁列岛”问题,中国虽不接受1951年签署的《旧金山和约》,但直到1971年之前,中方都未对“尖阁列岛”归属日本提出异议。中国似乎在操纵历史议题,而且有些过分。

  主持人:你是在演讲,还是在提问?

  刘大使:你应该向皇研所申请演讲。今天是中国大使在发表演讲,你的问题是什么?

  问:我想问中方为什么不设定完成“南海行为准则(COC)”谈判的具体日期?请你明确说明这一日期是什么时候。

  刘大使:我认为你没有资格提这个要求,因为日本并非COC谈判当事国。你要求中方设定结束谈判的日期,这很过分,而且充满了傲慢。COC谈判是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的谈判,日本却急着要定谈判结束日期,岂有此理?COC谈判非常复杂,涉及中国与东盟十国的共同关切。中方已就积极推进谈判做出庄重承诺,也希望尽早达成协议。但中国要与东盟国家平等相待、相互尊重,我们不会人为设定日期。

  关于钓鱼岛问题,我们可以花一整天时间讨论。简言之,中日两国政府高层和工作层已经多次讨论钓鱼岛问题。中方从未承认和接受《旧金山和约》。钓鱼岛是中国的一部分,是日本用战争手段从中国窃取的。“窃取”这个词不是我首创的,而是在中美英三国领导人共同签署的《开罗宣言》中明确阐明的,即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全部归还中国。二战结束后,中国陷入了内战,难以收复对钓鱼岛的管辖权。随着战后国际形势发生变化,特别是冷战开始后,日本成为美国盟友,美国因此改变了立场,不愿将钓鱼岛归还中国,事实就是这样。

  问:感谢大使就南海问题所做的强有力的阐述。你认为仲裁庭对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没有仲裁权,这没有错。但仲裁庭反复重申其裁决不涉及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为什么中方反复指责仲裁庭所作裁决实质是主权问题?

  刘大使:首先,仲裁庭的裁决关系到主权问题,事实非常清楚。这也恰恰是菲律宾前政府提出仲裁的目的所在,他们想通过仲裁否定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有人说,菲方为此次仲裁花销高达3000万美元。有谁会相信他们花这一大笔钱仅仅是为了裁决一些无人居住岛礁的地位问题。我想,他们还不至于愚蠢和疯狂到这个地步。事实上,菲律宾想通过仲裁否定中国对有关岛礁的主权,这一目的非常明确。任何没有偏见的人,即便不是专家学者,也能从常识角度认清其真实目的。

  其次,你怎么能将有关岛礁的地位属性与国家主权割裂开呢?仲裁庭表面上未直接就主权问题进行裁决,但实质上他们否定中国维护主权和海洋权益的权利。中国将南海诸岛视为一个整体,中国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仲裁庭却要把中国的主权与岛礁分割开来,以便否定中国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对这一险恶用心,我们看得非常清楚。

  仲裁庭还完全否定中国包括断续线在内的历史性权利,这违背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精神。中方已声明将涉及海洋划界、历史性海湾或所有权等方面的争端排除出《公约》强制争端解决程序,包括英国在内的30多个国家也作出了类似声明。为什么《公约》认可排除性声明?因为《公约》的出发点,是为主权国家处理海洋划界等方面的争端创造和平环境,并不是想给主权国家制造麻烦。

  主持人:非常感谢刘大使就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政策立场所做的全面详细的介绍。我们期待今后有更多机会邀请你来皇研所发表演讲。再次非常感谢!

  附刘晓明大使演讲:浮云不遮望眼,正道总是沧桑

  尊敬的凯利布朗院长,

  女士们、先生们:

  很高兴再次来到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这是我担任中国驻英国大使以来第五次到访皇研所。

  听说近来皇研所最热的议题是“英国脱欧”,我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多人来听我的演讲,这说明南海问题确实很重要,我用皇研所这个讲坛介绍中国对南海问题的政策主张也确实很必要。

  关于南海问题,最近最突出的事件就是菲律宾南海仲裁案。所谓仲裁庭裁决结果一出台,中方在第一时间发布了《中国政府关于在南海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声明》、《中国外交部关于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所作裁决的声明》以及《中国坚持谈判解决中菲南海争议》的白皮书,中国领导人和多位政府高官也分别发表谈话、接受采访,重申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揭露仲裁庭扩权、越权、滥用仲裁程序的本质,阐明中方对非法裁决结果不接受,不承认的严正立场。

  今天,我愿向大家面对面地进一步阐述为什么中方坚持认为仲裁庭的裁决结果是非法的、无效的。我们认为:

  第一,仲裁庭对有关事项没有管辖权。菲律宾前政府单方面提起仲裁的有关事项,其背后的本质和真正目的都指向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领土主权问题不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调整范围内,海洋划界问题也早已被中国根据《公约》第298条规定而作的排除性声明所排除。因此仲裁庭首先是在自身无权管辖的领域随意扩权、滥权,又何谈此后会程序公正和实体公正?

  第二,仲裁程序与《公约》规定相违背。在《公约》设计的争端解决机制中,缔约国通过双边渠道解决争议应予以优先适用,只有穷尽双边渠道仍未得到解决时才适用第三方解决机制。中菲之间早已选择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端,两国也根本没有就菲律宾所提的仲裁事项进行过双边沟通,仲裁庭何以认定双边渠道已经用尽?在诉诸仲裁所需的所有条件都不成熟的情况下,仲裁庭却强行推进审理。这种做法不合常理,很不正常,违反《公约》的一般实践,在程序上本身就是违法。大家知道,程序正义是实体正义的前提和基础。

  第三,仲裁结果背离了《公约》合理解决争端的基本宗旨。《公约》诞生的初衷是公正地解决问题、化解矛盾,仲裁庭的做法却与此背道而驰,带有明显倾向性和政治目的:对菲律宾的非法主张照单全收,对中国的合理关切则一概拒绝。为了给菲律宾违反双边谈判解决争议的承诺开脱,仲裁庭不惜贬低《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和中菲之间的一系列双边文件。为了最大程度否定中国的合法权利,仲裁庭竟把太平岛硬称为“礁”。

  这让我想起一个中国成语:“指鹿为马”。这个成语讲的是2000多年前中国秦朝一位丞相专横跋扈、越权滥权的故事,没想到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这一幕又在菲律宾仲裁案仲裁庭上演。明明是鹿,为什么硬要说是马呢?明明是岛,为什么硬要说是礁呢?时代不同,但手法如出一辙,动机都是不可告人。仲裁庭这种毫无顾忌的偏袒不是在解决问题,而是在制造问题;不是在化解矛盾,而是在挑起矛盾。因此本案不具实体正义。

  基于以上管辖权、程序和实体三大违法事实,所谓仲裁案自始至终就是一场非法的政治闹剧。难怪一些知名法学家认为这一仲裁“必将会被视为毒树之果,无法得到认可和支持”。如果有些人非要拿仲裁结果当作什么“宝贝”,我奉劝他们,这就是一剂花高价买来的“精神幻药”,开始会让他们亢奋一阵,后面会让他们饱受折磨。

  中方坚决反对仲裁案及其结果,同时将坚定既定政策,不会让仲裁案成为南海局势走向的所谓“分水岭”,更不会让仲裁案来干扰当前南海地区总体和平稳定的局面。

  首先,仲裁结果对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没有任何影响。国际法的基本规则是“非法行为不产生合法效力”,因此非法的裁决结果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南海问题各当事方而言只是一纸空文。中国不会接受任何未经中方同意的第三方解决方式,也不会接受任何强加于中国的解决方案。

  第二,仲裁结果对中国以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南海问题的既定方针没有任何影响。正如我不久前在一篇文章中的标题:“中国无意统治南海”。中国一贯致力于与直接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依据国际法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有关南海争议,主张有关各方在解决争议的过程中均应保持克制,不采取使争议扩大化、复杂化的行动,倡导有关各方在争议最终解决前基于谅解和合作精神作出临时性、过渡性的安排。中国也一直主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一点没有改变,以后也不会变。

  仲裁案没有改变中国与菲律宾谈判解决争议、改善双边关系的愿望。虽然菲律宾前政府执意单方面提起仲裁,给中菲关系造成损害,但中菲毕竟是隔海相望的近邻,我们仍希望菲新政府从中菲共同利益和两国关系大局出发,回到对话协商解决问题的轨道。仲裁结果也没有改变中国和东盟之间的合作势头。今年是中国与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双方将于9月举行纪念峰会,并以此为契机全面规划未来合作战略,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一起,造福双方人民。在南海问题上,中国愿与东盟国家保持坦诚友好的沟通,按照“双轨思路”,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稳妥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进程,共同维护南海的和平稳定。就在今天,中国和东盟外长发表联合声明,重申《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件,各方再次承诺由直接有关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领土和管辖权争议,同时鼓励其他国家尊重《宣言》所包含的原则。

  第三,仲裁结果对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的方针没有任何影响。中国始终是国际法和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建设者、贡献者。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权益本身就是二战后确定的国际秩序的一部分,中国的有关主张也从未超出该秩序所涵盖的范围。中国坚持对仲裁说“不”,就是为了捍卫战后国际秩序,就是为了防止《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被政治绑架,就是为了维护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的权威性和完整性。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已通过协商谈判与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签订了边界条约,并与越南完成了北部湾海上划界。这些都是中国遵守国际法,捍卫国际秩序,维护地区和平安宁的生动体现。

  南海是世界重要航道,是包括中国在内众多国家利益聚焦的地方。中国理解国际社会对南海问题的关注,也从来不排斥域外国家在南海地区的合法权益,一直致力于维护该地区的航行自由。但我们反对个别国家以“航行和飞越自由”、“维护地区和平”之名,行“炮舰政策”之实,借仲裁案渲染甚至制造南海紧张局势。南海不应成为域外大国“秀肌肉”的竞技场。威胁、恐吓动摇不了中国人民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决心。

  浮云不遮望眼,正道总是沧桑。

  南海问题既是历史遗留问题,也是现实利益问题,同时被一些国家掺杂了地缘政治因素,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时间、耐心和当事方之间的相互谅解与尊重。只有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平等谈判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议,才能根本、长久地解决问题。南海应成为“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合作之海”,这是中国致力于实现的目标,也需要周边各国与中国一道做出努力!

  谢谢。

相关新闻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更多

Copyright @ 2001-2013 www.chinajk.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健康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未经中国健康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供稿服务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