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一副市长收到贿款后称“这个朋友可交”

2016-08-09 17:44:33     来源:央广网     编辑:    

海南一副市长收到贿款后称“这个朋友可交”

  1

  符涛生2015年6月11日,海南省著名侨乡文昌市爆出一大新闻:“市政府副市长符涛生被省纪委工作组带走了,肯定是出事了。”人们的议论并非空穴来风。2016年5月25日,海南省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了符涛生受贿案。检察机关指控,符涛生在文昌市担任水利局长、副市长职务期间,收受贿赂共计239.1万元。人们不禁要问:一个副市长,是怎样利用手中权力,受贿搞腐败,最终落得个身陷囹圄的可悲下场呢?

  茶水费五千

  “就是事儿不成,给符局长这点茶水费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办案人员根据符涛生在纪委的交代,迅速展开了侦查取证、固证、核证工作。符涛生踏上仕途路的34年来,可谓一帆风顺,平步青云。

  56岁的符涛生出生在海南文昌市一个贫困家庭,少年的他勤奋读书,考入了广东省商业学校。22岁那年毕业后便被分配到文昌市统计局当了办事员。从此,他登上了仕途路。后来,组织上安排他到中南财经大学深造。从1994年开始,符涛生历任文昌市工业局副局长;文昌市水务局局长、文昌市发展和改革局局长、文昌市政协副主席、文昌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等职务。而透过符涛生受贿案那厚厚的卷宗,可以看出自从他当上了水务局局长后的种种行为,就为后来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时间回溯到2005年7月,符涛生出任文昌市水务局局长、党组书记。

  众所周知,这水务局长绝对是个实权人物。符涛生发现,同学、朋友主动与他来往的多了,外界想结识他的工程队老板、工头也逐渐多了起来。

  有时候,人走错路,往往是一念之差。

  那是2006年4月的一天,一个叫符佳的工程承包商,得知文昌市文城镇有污水处理项目及污水管网勘探工程的信息,符佳意欲将这个项目拿到手。通过朋友介绍,符佳很快结识了文昌市水务局局长符涛生。

  频繁交往后,符佳看清了符涛生囊中羞涩。于是,在这年中秋节前的一天,符佳在文昌市文城镇庆龄路口送给符涛生5000元,并说:“工程的事,还望符局长多加关照。”

  “无功不受禄,这事儿八字还没见一撇,我怎么好意思拿你的钱呢?”

  “就是事儿不成,给符局长这点茶水费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回到家里,符涛生打开信封一看整整5000元百元钞票。这些钱可相当于他当年3个月的工资啊!这是符涛生第一次伸黑手捞钱。是福是祸,他心中没底。不过,他确实太需要钱了,孩子上学需要钱,日常生活需要钱,要想再上个台阶,与领导们交往亦需要钱。总之,钱对他而言太重要了!

  初尝甜头,符涛生“聪明”地悟出了权力与金钱的特殊关系。同时,他也彻悟了“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富”的至理名言。

  拿人钱财,就得为人办事。符涛生很快帮符佳揽到文城污水处理项目工程。工程到手,符佳在欣喜之余,没有忘乎所以。他心似明镜,如今各类工程公司竞争激烈,要是没有符局长的暗中相助,绝对不可能拿到这个工程。来日方长,为了感谢符涛生的帮忙及让其今后在工程项目方面给予更多关照,必须春节前去答谢。时值2006年春节,尽管符佳资金吃紧,需要对方方面面进行打点,但他首先想到的是符局长。这年春节前的一天,符佳来到符涛生的办公室。

  “符局长,我能拿到工程,靠您鼎力相助,大恩不言谢。春节到了,我给您提前拜年,带点东西,略表寸心。”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交给符。

  符涛生见状,自是满心欢喜,忙说:“盛情难却,下不为例。”符佳听到有人敲门,便匆匆离去。

  道喜费25万

  为祝贺符涛生提升为文昌市副市长,符佳筹备了25万元道喜费,以给符涛生儿子购车之名,送给了符涛生。

  “真是雪中送炭,临近春节正需要钱的时候,善解人意的符老板却送来了3000元。这个朋友可交,明白事理懂做人,往后有工程的事,少不了帮他。”符涛生喃喃自语。

  然而,正是符涛生傍上了符佳这个大款,交上了这个朋友,彻底改变了符涛生的人生轨迹。后来,符涛生利用水务局长的权力,先后帮助符佳承揽到文昌市清澜污水处理项目厂区及污水管网勘探工程、文昌市文教河入海口综合治理等多项工程。

  之后,符佳多次利用逢年过节的机会给符涛生送钱。案卷资料显示:从2006年10月至2015年2月,符佳先后给符涛生送了19次共计83.1万元。其中,最少的一次送3000元,最多的一次送了25万元。

  那是2012年9月12日,正是符涛生被提为文昌市副市长的8个月后的一天,为祝贺符涛生升迁之喜,符佳筹备了25万元现钞,以给符涛生儿子购车之名,送给了符涛生。此时,符涛生喜欢上了符佳的钱,符佳看中了符涛生手中的权,两人成为赤裸裸的相互利用、双方各得其益的关系。

  办案人员寻着线索找到有关为拿到工程给符涛生送钱的证人。据这些人回顾,2008年7月,工程承包商陈学辉,眼见同行符佳承揽到工程,干得风风火火。不甘人下的他情急之下,四处托人,最终认识了水务局长符涛生,求其帮忙承揽些工程,并承诺事成之后一定重谢。

  陈学辉走后,符涛生思忖再三,帮他揽工程,眼下不好办,得等机会。不帮吧,重谢二字实在诱人。后来,符涛生下了决心,要体验陈学辉如何重谢。是年9月初的一天,符涛生出面帮助陈学辉承揽文昌市文城镇污水处理厂(一期)二标段工程。

  闻听喜讯,陈学辉高兴得一夜没合眼。他想立马兑现重谢符局长的承诺,可两万三万绝对拿不出手,眼下又拿不出大笔资金。陈学辉明白,言轻莫劝人,礼轻莫送人的道理。他思来想去,这事只能推后再办。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月过去,符涛生一直等着陈学辉的“重谢”。就在他等得快要失去耐心时,2008年10月中旬的一天,陈学辉给他打来电话说:“符局长真的不好意思,一时没能筹齐资金,兑现承诺晚了点还请您谅解。”并约好当天见面的具体时间地点。两人见面后,陈学辉将一个装有20万元现金的袋子送给符涛生,然后,各自驱车离开。

  为与符涛生拉紧关系,长期合作,2009年春节前陈学辉又送给符涛生10万元现金。两次收下的钱相当于自己15年的工资。过了一段时间,符涛生觉得一切风平浪静,便放心地用这些钱改善生活。后来,他愈发为自己手中职权的“含金量”而沾沾自喜。从此,符涛生内心的贪欲之门大开,一发不可收拾。

  感谢费20万

  “符市长,工程的事全靠您诚心帮忙,我这人不会说好听的话,送些感谢费,表示我的心意。”

  符涛生主管水利工程及瓜菜基地建设等工程,几年来,只要工程承包商有求于自己,自己能为他们办事,工程承包商必定会感恩戴德,送财进宝。符涛生认为,工程承包商们个个腰缠万贯,个个是款爷,一个工程赚的钱够他们享用几年。他们发财吃肉时,自己跟着喝些汤也在情理之中。

  2008年4月初,工程承包商曾召听说文昌市有一项石神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和文昌市志坑田洋冬季瓜菜基地建设工程。还听说,这两项工程唯有时任文昌市发展和改革局局长符涛生能说上话。

  于是曾召便捷足先登了。他托朋友引见了符涛生。二人几次推杯换盏,几次酒肉进肚,几多窃窃私语,关系像哥儿们一般。后来,符涛生给有关部门打了两次电话,也只是举手之劳,曾召很快拿到了这两项工程。为了感谢符涛生,2008年7月至2013年2月间,曾召先后6次分别在办公室、酒店等地送给符涛生24万元。

  在无休止的贪欲驱使下,符涛生把手中的权力当成了敛财的特权,凡是能够伸手的地方,凡有求他办事的工程老板商人,他都会满腔热忱地帮忙。

  到了2013年12月,已是副市长的符涛生,为一个叫帅某某的工程老板在承建文昌市文城镇污水处理厂管网延伸工程提供帮助,使帅某某顺利承建了这项工程。“吃水不忘挖井人”,帅某某拿到这项工程后的第3天,他备齐了20万元现金,接着拨通了符涛生的电话,“喂,是符市长吗?今晚8点我请您在宣茗茶馆喝茶。”“好吗,我会赴约。”

  放下电话,符涛生想,这么快找我,是帅老板要感谢我?还是又有什么工程的难事。当晚8点,符涛生来到茶馆,两人寒暄了几句后。谁料,符涛生的脸马上由晴转阴,他严肃地说:“这工程你千万记住要保证质量,不能出任何问题,不然,出了事,我会被牵连。”“您就一百个放心,我会保质保量,按期完工。”帅老板说。又私语了一番,一杯茶还未下肚,符涛生便跟随帅老板上了轿车。

  “符市长,工程的事全靠您诚心帮忙,我这人不会说好听的话,送些感谢费,表示我的心意。”说着将一个袋子交给符。“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太见外了,我们是朋友,以后记住不能再搞什么感谢的事。”话毕,符回到自己的车上,一脚油门,溜之大吉。回到家里,他取出袋子里的东西一看,都是打捆的百元大钞,整整20万元。

  在此前的2012年9月,符涛生还利用副市长的职务之便,帮助李政华承揽文昌市华侨农场瓜菜生产基地建设工程,以及帮助李政华承揽的文昌江防洪大整治工程解决征地、青苗补偿等问题。这使李政华十分感激,自己何德何能,不就是有钱吗?能让堂堂副市长出面帮自己解决难题。事后,李政华分两次孝敬了符涛生18万元。

  赃款239万

  “从收几百元红包开始,到一下子收下几十万元,几百万元的巨款,我逐渐迷失在权力编织的名利场中……”

  那么,符涛生从2005年至2015年间收受符佳等12人贿赂共计239.1万元,这些贿款都干什么用了?

  庭审中,符涛生毫无顾忌地说:“这些钱我拿一部分买了一块地,并建了一个160多平方米的别墅楼,其他部分用于生活开销。”

  法庭上,符涛生喋喋不休地说:“自己从来没有主动索贿,都是‘被动受贿’,我本意不想收钱,是他们要送给我,从收几百元红包开始,到一下子收下几十万元,几百万元的巨款,我逐渐迷失在权力编织的名利场中……”

  符涛生辩称,他从来没有主动向他人索贿,也从没有提出过收礼物的要求,和那些“交易型”受贿不同。在工作中,他和这些工程老板都成为好朋友,他们过年过节来送礼物,是基于朋友之间的情义,系正常的人情往来。然而,在铁的事实和大量证据面前,符涛生的辩解显得十分苍白,没有底气,也站不住脚。

  庭审中,控辩双方围绕是否构成自首、是否应当从轻处罚等焦点问题进行了激烈辩论。符涛生认为,他是2015年6月1日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直到同年6月9日才宣布被接受调查。他在被宣布接受调查之前便主动交代了案件事实,应当认定为自首。同时,他没有在工作中违反相关规定,都是在法律允许的框架内办事。尤其是他所主持的每一项工程项目,都不存在大的质量问题。

  检察机关则认为,符涛生不是自动投案,是在接受纪委调查之后才主动坦白,如实交代自己的不法行为,依法不能认定为自首。符涛生没有索贿行为,但也并非是“被动受贿”。再则,符涛生手握实权,行贿者正是因为他手中的权力才和他做朋友,过年过节送钱也是因为符涛生完成了他们的“请托事项”,这和正常人情往来存在本质区别。

  紧接着,符涛生见自己辩解被公诉人有理有据地驳回,便改口说:“我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通过自己的努力才走上领导岗位,可惜,我没有好好珍惜,意志不够坚定,才慢慢走上违法犯罪的不归路。”在最后陈述中,符涛生称,30多年来,他为文昌的经济发展做了很大努力,但也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他甘愿认罪服法,并尽力全部退赃。然而,他和那种赤裸裸的交易型受贿不一样,他是被动的,因为有时候“想说不,真的很难”,希望法庭能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2014年7月,符涛生在“威马逊”超强台风袭击海南文昌期间,曾连续4天坐镇指挥救灾,他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我老家也在翁田,我的家也损毁了,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机会回到家里看一眼,我的心里面很沉重。”符涛生的话当时感动了很多人,赢得众人好评。

  然而,就在符涛生接受媒体采访后的11个月,便翻船落马,成为了令人不齿的腐败官员。符涛生的堕落,向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手握实权的领导干部,再次敲响警钟,在市场经济大潮中,一旦放松警惕,私欲抬头,就会贪欲大发,蜕化变质,身陷囹圄,后悔莫及。

相关新闻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更多

Copyright @ 2001-2013 www.chinajk.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健康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未经中国健康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供稿服务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